欢迎访问广东省地质局第四地质大队
  1. 首页
  2. 地质文化
  3. 职工文苑
  4. 信息详情

母亲


    “母亲”,一个读起来多么亲切、温暖的字眼。

    在我心中,母亲是善良、勤劳、好强能干、与人为善的。

    母亲生于新中国成立前,童年时代是在黑暗的旧社会度过的,由于外公早逝,外婆因生活所迫,将年仅五岁的母亲送到姑婆(妈妈的姑姑)家寄养,本意是让妈妈有饭吃有衣穿,却不曾想,姑父亲情淡薄,不但把妈妈当小丫头使唤,还不让吃饱穿暖。小小年龄就得每天背着她家的儿子去放牛,还得挑着一对土箕捡猪粪牛粪,若是空手回去,就得挨姑父打,炎夏在烈日下暴晒,严冬在寒风中发抖,过早地体验了人情的冷暖。新中国成立后,外婆家生活有所改善,听说母亲在姑父家受苦,便将母亲接回家,并让母亲上学读书识字,一直读到初中毕业,这在那个时代是十分难得的。

    生活的磨难,使她从小得到了锻炼,炼就了她好强的性格。随着时光流逝,她也一天天长大,就像到了春天花要开似的,母亲十八岁时出落得像一朵鲜花。据父亲说,年轻时的母亲有着光洁的额头,饱满的脸庞,整齐乌黑的齐耳短发,修长的眉毛,小巧挺直的鼻子,微微上翘的嘴角透着一点倔强。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,顾盼生辉。据说父亲相亲时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双眼睛。在这花样的年华,母亲嫁给了父亲,由于父亲当时还在读中专,从此母亲用她细嫩的肩膀挑起了一个家。父亲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,自幼就失去了母亲,是由爷爷独自抚养大的,一个没有女人的家,日子过得很是艰难。母亲嫁过来后,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,里里外外,打理得井井有条,侍奉家公,抚养儿女,样样做得出色。农活做得好,手工针线活也做得漂亮,村里的第一台缝纫机是母亲买的,村里的大人小孩有衣服要缝缝补补的,总是来找母亲,不管大事小事都爱找她帮忙,只要能帮的,她从不拒绝,她常常跟我们说,别人有困难才求你,能帮就帮。她口才好、交际广,为人热心,左邻右舍,陌生人,很快就能变成熟人,再加上有文化,识字,被推选为村里的妇女主任。因为她擅长与人沟通,村人大多信任她。母亲又能热情地待人,真心为村民服务、办事,所以村里的男人女人都服她,下乡的干部也夸她。

    父亲是地质人,长年累月在阳春、信宜等地从事野外工作,一心只想报效国家,一年到头只有春节才能休假回家待几天,所以家里的农活是帮不上忙的,只有母亲在操持,虽然爷爷可以帮忙干点农活,可是抚养四个儿女就全是母亲的事了。既要干农活,又要操持家务,还要抚养四个儿女,其辛苦可想而知。每天,村里起得最早的是母亲,井里第一桶水是母亲挑的。因为没有人帮忙带小孩,母亲还得背着哥哥去挑水。有一次,妈妈弯腰将水桶放进井里准备打水时,可能是背带没绑紧,背上的哥哥在妈妈弯腰的那会头朝下直往下溜,差点掉进井里,妈妈吓坏了,赶紧把手上的桶一丢,伸手把哥哥的小脚紧紧拽住,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。然后桶也不要了,水也不挑了,背着哥哥直往家走,一边走一边哭,到家后爷爷问她半天,才回过神来。很多年后,妈妈跟我们提起这件事时还心有余悸,她说如果当时哥哥真掉进了井里,那她也就跟着跳进去了……。等到姐姐、哥哥长大了点,去上学了,我和弟弟又相继出世,我和弟弟只相差三岁,妈妈就更辛苦了。常常是背上背着小弟弟,还得挑着一对箩筐下地干活,一个箩筐盛着草木灰等有机肥,另一箩筐就放我坐在里面,到了田里,就将我放在地头平整的地方自个玩,她就背着弟弟在田里施肥,干一会活还得回头望一望我,生怕我出事。妈妈总说我那时懂事,也不哭也不闹,就乖乖地坐在那玩, 跟着她日晒雨淋的,感觉亏欠了我们似的,可是,对她自已的那份苦她却轻描淡写的。因为有她的辛勤劳作,家里的生活才会越过越好。妈妈因为念过书,有想法,也敢于接受新鲜事物,当她第一个选种汕优水稻时,村里人都嘲笑她。可是当收获时村里人看着我家的田里那粒粒饱满、沉甸甸的稻穗时,却再也不敢笑她了,只有佩服和羡慕的份了。种桑养蚕、养猪,每一样她都要拿村里的第一,样样不肯输给别人,那份好强与能干让村里人对她另眼相看。她嫁给父亲时,爷爷只有一间泥砖房,作了新房,爷爷就没地方住了,迫不得已向人借钱在旁边搭了间简宜的房子给爷爷住,她当家后,每年养三头大黑猪,加上种桑养蚕等收入,没过几年就先后盖起了三间宽敞的青砖瓦房,我们家成了村里生活最好的人家,在别家小孩还穿得破破烂烂,穿不暖吃不饱,一家几口挤在一张床睡的时候,我们兄妹几个总是穿着干净的衣服,住着宽敞的房间,吃饱睡好,把我们兄妹几个养得像城里人的孩子一样,干净整齐。妈妈从没让我们穿过打补丁的衣服,也没让我们尝过饥饿的滋味。

    其实,母亲因为有文化,在那个年代,她也是有机会出去工作,当“公家人”的,曾有人推荐她去当卫生所的接生员或幼儿园老师,可是考虑到要照顾爷爷和要抚养我们兄妹几个,靠那点工资不足以维持一大家人的生活,她都拒绝了,坚持一个人在老家务农,用她的智慧和勤劳,让我们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。直到1985年,为了我们兄妹几个有个更好的学习环境,母亲才同意举家迁到湛江。可是到了城市以后,我们上学要钱,吃饭要钱,穿衣要钱……样样要花钱,仅靠爸爸和姐姐那点微薄的工资收入,是入不敷出的,于是妈妈为了补贴家用,就出去建筑工地当小工、给工地饭堂煮饭、包粽子卖……,只要能挣钱,她不怕辛苦不怕累,默默地为家为子女奉献着一切……

    在包粽子卖的那段时期,母亲也是极辛苦的,小小一个三角粽当时只卖三角钱,可是工序却很多:洗粽叶、洗糯米、泡洗绿豆、炒猪肉…….,准备好所有材料后才能开始包粽,包好后还得煮,那时还是用煤球煮的,一大锅粽子得煮好几个小时,要头一天晚上就开始煮,中间还得看火候,换煤球。这一道道工序从每天下午二点半就开始,一直忙到半夜三更才得休息,第二天早上五点钟又得起床,骑着单车搭着一大桶热乎乎的粽子走街串巷叫卖去了,因为妈妈包的粽子香,所以有好多人每天一听到妈妈的叫卖声就跑出来买,成了妈妈的“粽粉”,一般九点前粽子就能卖完。小小的粽子,包进了妈妈浓浓的爱,也包出了我们的生活费和学费。

    日子就这么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地过着,直到我们兄妹几个都出来工作,母亲才停止了包粽卖。可是她也没闲着,我们兄弟姐妹四人相继成家,各自有了孩子,母亲又一个个帮我们带大了孩子,将她那份浓浓的爱倾注到了孙辈身上。儿子小的时候很少哭闹着要跟我们,似乎更加依恋外婆。饿了找外婆,要玩玩具找外婆,上幼儿园外婆接送。每次一家人聚餐,母亲总是早早的就将充满爱的鸡腿夹进我小孩的碗中:“这个鸡腿是你的,吃多点,快快长大。”也许是童年受了太多的苦,她对孩子的爱远超常人。

    如今我的孩子长大了,上初中了,比我还高了。我的母亲也变老了,不知不觉间,皱纹爬上她的脸庞,额头上平添了几条深深的沟壑,头发也花白了不少,但脸色红润,整个人一直都神采奕奕。我相信一定是她乐观坚强的性格使得她精神焕发。

    母亲,就象一棵大树一样,为我们遮风挡雨。虽然经历了太多的苦难,但艰苦的生活没有消磨母亲的意志,反而炼就了她吃苦耐劳、乐观坚强、善良为人的性格。在她心中,仿佛有着坚定的信念:生活就算是一口苦水,我也要把它酿成美酒。她的言行对我们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,如春雨般润物无声。

    母亲,是一部写不完的书。



   相关信息

   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