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广东省地质局第四地质大队
  1. 首页
  2. 地质文化
  3. 职工文苑
  4. 信息详情

遵义路上的三次感动

    长征精神是中华民族的一座精神丰碑。7月8日,地质四队第二批党员43人启程抵达遵义。我们身着红军服,走进遵义城,沿着当年红军战斗的路线逐一参观,边走边看边听,领略感悟长征精神。当年战争已随年月久远而面目模糊,可是一些在现场聆听的故事,仍让今天的我们心潮澎湃,感动至深:

    感动一:红军山上的英雄故事

    7月9日,我们队伍去红军山参观邓萍烈士墓。邓萍是红军的著名战将,是红军长征中牺牲的唯一一位军团级将领,参加过中央苏区第一至第五次反"围剿" 。1935年10月,为粉碎敌人的堵截和围追,担任右路前卫的红三军团同敌人展开奋战,身为军团参谋长的邓萍,深入前沿,哪里有危险就出现在哪里,和广大红军战士一起冲锋陷阵,终于连续打破了敌人的4道封锁,掩护了中共中央和红军主力顺利转移。当邓萍和张爱萍、蓝国清隐蔽在茂密的草丛中侦察地形,邓萍举起望远镜一边仔细地搜索、观察。突然,“砰”的一声,一发冷弹带着强大的冲击力,狠狠砸向他的脑袋,夺走了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将领的生命。此时,他年仅27岁。 

    邓萍牺牲后,张爱萍曾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,挥笔写下了一首挽诗,借以悼念英烈: 长夜沉沉何时旦? 黄埔习武求经典。 北伐讨贼冒战雨, 平江起义助烽焰。 “围剿”粉碎苦运筹, 长征转战肩重担。 遵义城下洒热血, 三军征途哭奇男。

    在这里,我们读到了血雨腥风战争中的残酷悲壮。长征路,路漫漫,雄关漫道真如铁。在邓萍烈士墓后面,有一面褚红色石墙,上面镌刻着一千多名有据可考的在遵义牺牲的红军先烈,其中牺牲时最大的85岁,最小的才13岁。“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”,正是无数先烈抛头颅洒热血,前仆后继地浴血奋战、视死如归,才有了中国革命的胜利;也正是老一辈“筚路蓝缕、以启山林”的艰苦奋斗,才取得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巨大成就。

    感动二:瞻仰红军“菩萨”雕像

    “红军菩萨”是另一个动人的故事:开始我们以为“红军菩萨”是一位老红军,可意想不到,被群众奉为“菩萨”的是一位年轻的红军卫生员,名叫龙思泉,牺牲时年仅18岁。为什么当地群众几十年来会一直怀念这位年轻人呢?我们在现场一边聆听,一边思索追寻着答案。

    龙思泉自幼随父习医,1929年参加百色起义,1935年1月随红军长征到达遵义,他待老百姓如亲人,医术精湛,药到病除。一天夜晚,他翻山越岭为一位患伤寒的老农治病,经过一夜的治疗,病情稳定。第二天早晨,附近农民都来找他看病。待给农民看病后返回部队时,部队已紧急转移,他在追赶部队途中,不幸被敌人杀害。老百姓们冒着被杀头的危险悄悄地掩埋了他的遗体,因为不知这位红军小战士的姓名,只好在墓碑上刻了“红军坟”三个字,后来老百姓亲切地称他为“小红”,还把他作为红军“菩萨”来祭拜,以此表达对这位红军战士的敬重和怀念。

    听着老师介绍到这里,我们不知不觉地感受到了当时浓浓的军民“鱼水之情”。老百姓为什么如此深情地怀念这位18岁的卫生员战士呀?不是因为他拥有了权力或者财富,而是因为他的心中刻下了一个大写的“人”字。只有心中真正装着人民的人,才会赢得广大群众的爱戴和拥护。习近平总书记说,“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为人民谋幸福,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。我们要时刻不忘这个初心,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。”“党的根基在人民、血脉在人民、力量在人民。治国理政,只有亲身征询于田野,虚心问计于百姓,才能把握群众所思所想所盼,凝聚民心民智民力。基层是最大的课堂,群众是最好的老师。生活最深刻,群众最智慧,坚持‘以百姓心为心’,把尊重社会发展规律与尊重人民历史主体地位统一起来,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,就没有越不过的坎”。

    今天,中国的改革开放历经40年,走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关头。广东地质事业也走过了62年的风雨征程,发展的任务紧迫繁重,改革的攻坚艰苦卓绝。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实现广东地质事业的新辉煌,其开创性、艰巨性、复杂性,丝毫不亚于当年的万里长征。所以,我们今天的改革事业必须紧紧依靠人民,集民智,听民意,惠民生,增加群众的话语权,评判权, 我们的改革事业才能体现群众意愿,才能真正经得起实践、人民和历史的检验。

    感动三:倾听女红军的故事

    从前,我们听到红军的故事比较多,但是女红军的故事比较少。第一次比较集中地听女红军的故事,便是在此次的遵义之行了。“贺子珍、邓颖超、康克清、蔡畅、李坚真、吴富莲、曾玉、王泉媛……”一个个或耳熟能详,或陌生如斯的名字在我的脑海里盘旋。长征队伍里女红军的人数很少,不足3000名,她们分散在不同队伍当中。 “脚不缠,发不盘,剪个毛盖变红男,跟上队伍,打江山”是她们在行军队伍中的形象。剪短了头发的她们,除了每天要行军打仗,前方吃紧,她们得抬伤员、送弹药;伤号多了,她们得去洗绷带、洗血衣;部队行军,她们得边走边做宣传;部队住下了,她们又提上石灰桶在石头上、墙壁上写标语,去找老乡做群众工作。

    在课堂上,授课老师陈守刚给我们讲诉女红军曾玉的故事:长征开始时,由于怀有身孕,曾玉没在转移名单中。但当得知自己的丈夫、红五军团参谋长周子昆在出征的行列中时,她不顾一切地挺着大肚子悄悄跟在队伍后面。

    部队过老山界时,她的孩子降生了。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,曾玉只得狠心地将孩子留在了出生的地方,孩子的哭声还在继续,女红军们架起欲哭无泪的曾玉继续赶路。在那艰难的战争环境中,女红军生下的孩子用白布一包,内附一张纸条、几块银元,放在出生的地方,母子就此分别。还有女红军王泉媛和王首道将军凄美的爱情故事,新婚两天便分离,再聚首时已相距半个世纪……

    长征,二万五千里的路途上,太多这样凄美悲壮的故事。我们发现,长征之难,不只在于啃树皮,吃草根;也不只在于翻雪山,过草地。而是更在于,信仰与亲情、与生命面临考验时的抉择。红军从中央苏区出发时8.6万人,到进入陕北时部队只剩6000人。是他们,凭着坚定的信念,不屈不挠的奋斗、义无反顾的牺牲、改天换地的豪情,推动了长征的胜利。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今天,相比于战争年代的烽烟四起、血雨腥风,我们少了生与死的考验、血与火的洗礼,但是,站在如今现代化转型的时代节点,面对各种纷繁复杂的诱惑和声音,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仰仗信仰的光芒和力量。



   相关信息

   点击排行